一棵草是哪个棵,一棵草图片?

上台阶时,我看到一棵草,一棵长在台阶缝隙里的草。

我经常看到这样的草——它们长在墙沿边,石缝中,甚至砖头底下,有着绿色的叶,甚至可看见部分裸露在外面的根。然而,并不见其羸弱,也不见其挣扎着生存的痕迹,它们就那样兀自地生长着,风来时,还会随风轻轻摇摆。这使我感到惊奇,这里没有多余的土壤、 阳光、水分,为什么它还会长得那么好,那么活泼?

忽然就生出恻隐之心,也许更多的是好奇,如果把这棵草种在花盆里,给它浇水,它会长得怎么样?正巧办公室里有一个空的花盆,我决定让这棵缝隙里的草享受更优裕的待遇。在“移植”的过程中,我虽然小心翼翼,心里却毫无负担。因为我在想,在如此坚硬、贫瘠的石缝里,它都能茁壮生长,又何惧这小小的“迁居”劳顿呢?把它种植到花盆之后,我隔三差五地就会给它浇水,并且每天都把它放在阳台上,让它接受阳光的“哺育”。果然,它没有表现出任何“被移植”的不适应,意料之中地适应力极强。我期待着它在这新的、富裕的环境中长得更加茁壮。

然而,我渐渐地发现,它虽然让我免去了关于“枯萎”的担心,但也并没有长得更好。那绿色并不比在石缝时更绿,而生机也并不比在土壤贫瘠时更加盎然。它,似乎还是它,并没有因为土壤肥厚、水源富余、阳光充足而呈肆意生长、蔓延之势。

到了深秋,与所有的草一样,它枯萎了,没有推迟,没有拖延,与外面那些无数的生长在贫瘠土地上的小草一起,走完了它春荣秋枯最后融入泥土的一生。看到那又现光秃的花盆,我猛然一惊:原来,作为一棵草,它要的不过是一点点土壤,一点水分,一点阳光而已。只一点点,足矣!

多余的养分,于它而言,如同浮云,有,或者没有,并没有什么两样。我们,平凡而普通的人类,最深切的需要是不是也很简单?食果腹,衣蔽体,再加一处可以遮风挡雨的小屋舍?两千多年前的孔子,赞颜回曰:贤哉,回也。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“不改其乐”,其实就是坚守初心呢。一棵草的存活,只需要一点土,一点水,一点阳光;一个灵魂的高贵,只需要一点简单,一点纯粹,一点思考。

一个人,固然不是一棵草,我们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,然而,却也不能不承认自己的渺小。我们可以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去无限地创造,但也必须削减欲望,对世间万物报之以敬畏。生而为人,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最终走向哪里,这很重要。可是,我们觉得不够,很不够。

这个时代,无疑是最伟大的时代。除了生老病死,它似乎可以满足人们的所有欲望,人们可以把冬过成夏,把夏过成冬,可以将这个地球两端的距离缩短成如逛一逛村庄。但是,人们并没有因此而更加快乐,更加幸福,更加充实。于是,我们看到了更多忙碌而憔悴的脸庞,更多光鲜却孱弱的身躯,更多精于算计却苍白空洞的灵魂。

熙熙攘攘、终日奔走中,我们是否可以明白:所谓名和利,不停地追逐,到头来能够消受的又能有多少呢?无非是一日的三餐和一张床而已啊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zxhjx.com/3491.html